大误 · 救活我的「厉鬼」女友

大误 · 救活我的「厉鬼」女友

你写过或者听过哪些「魔性」的故事?叶小白

每天回家都能看到女朋友死在床上。

女朋友批注:是真死了。

叶小史是突发决定自杀的。二十五岁生日那天,因为公司辞退;信用卡刷爆;大学同学借走存款,消失在茫茫人海;出门踩狗屎。他精神彻底崩溃了。

他坐在沙发上,首先回顾了一下自己二十五年的精彩人生——拿不到准生证,拿不到毕业证。在社会上垂死挣扎,终于进到图书公司,算是时来运转了吧,想不到跟了个七十岁高龄的作者,领导要求他打造一个老年「某知名男作家」。做了大半年,「某知名男作家」没打造出来,作者断气了。

累了,真的累了。

叶小史给自己挑选了三套工具,绳结,菜刀,电闸。他预备着,一边摸电闸一边上吊一边用菜刀活活砍死自己。用已经在他身后漂浮很久的女鬼的话说:

耶。这不是要你命三千吗?

他说,哪的三千,顶多三下。

她说:就是操作难度有点大。

他说:其实吧,一直以来,我胆子都很小……

她略有不解:可你都有勇气死了。

他说:我从小就怕鬼。

她很高兴:我就是啊。

得到这个答案,叶小史显得有些平静。他搬进这间单身公寓已经一个月了,一个月来,公寓无时无刻不在闹鬼,照镜子的时候,镜子里出现一颗死人头就不说了,上厕所都会有个浑厚的女中音提醒他忘记带纸。其次是,他生无可恋,即将赴死,姑且把这位女鬼当做自己的同类吧。有个女性生物陪着上路,也不知道下去后会不会更有面子一点。

那天他问她:你叫什么名字?

女鬼说:聂小倩。

他皱皱眉说:聂小欠?怎么起了个这么欠的名字?

女鬼说:老娘咬死你。

他说:玩笑,玩笑。我叫叶小史,一会就死了。

女鬼说:阿屎,你要坚强。

他说:虽然读音一样,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算了,我已经习惯了。

交谈完毕,叶小史最后整理了一下遗容,预备着端庄的死去。

啪的一下,公寓停电了。

电闸没电,电不死他。

黑灯瞎火,绳都看不见在哪。

叶小史精神再一次崩溃:有没有搞错,死都不让我成功吗?

女鬼安抚他:很多事情得看天意,慢慢来吧。

叶小史渐渐缓过劲来,坐在地上,和女鬼闲聊。女鬼告诉他,自己很早就死了,死因是失恋,在公寓里哭了一个星期,准备下楼买点吃的,决定振作,决定拥抱美丽人生,结果发现自己飞起来了。

对于公寓闹鬼这事,她表示遗憾。房东缺德,死了人还出租,换她她也受不了。总之呢这事吧,不能怪她,她白天不能出门,只有夜里能活动,可是大晚上的,她一个女孩子家家,出去晃悠,她害怕。

她说,恰好上个月你来了嘛,就逗你解闷啦。

你逗得好爱岗敬业啊。叶小史目瞪口呆。

叶小史和聂小倩聊了很久。她讲怎样装鬼吓人,当然,不用装就是。叶小史给她讲自己失败的人生,聂小倩说:你好可怜。后来叶小史讲到断气的作家,和刷爆的信用卡,聂小倩悲伤得要哭,她说:别怕,以后姐姐疼你。叶小史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。

其实我自己当鬼也当得蛮失败啦。聂小倩说:纠缠了你一个月了,一事无成,好容易盼到你要自杀了,我自己又觉得没劲——你一个年轻人,不就是点儿背吗,要这样随随便便就死。

叶小史说:那不然嘞姐姐。

聂小倩说:我附你身吧,临死前分点阳气。

叶小史说:讲通俗一点。

聂小倩搅着手指说:俗称在一起,俗称谈恋爱,俗称男朋友……

天色微青,远处传来了鸡鸣。叶小史坐晨色里,打量眼前的女人,她的头发很长,乌黑秀丽,脸色白净,一点血丝都没有。瞳孔漆黑,七窍流血。

他回想起这一个月来女鬼的耳鬓厮磨。突然间意识到,原来这一直以来,都是她爱的告白。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啊我操。

叶小史,一个单身了二十五载的资深光棍,终于在 2015 年的冬天,找见了一个女朋友。

虽然这个女朋友的死相惨了点,叶小史每天回家,推开门,都能看见自己的女朋友在床上气绝身亡。这种画面很有冲击力,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。聂小倩自己也不好意思,说:你以后回家,提前敲门嘛,我擦擦脸上的血。叶小史虚弱的摆摆手,不必了,就当免费看鬼片了。

叶小史重新在城市里找了一份工作,在便利店收银。他想,挣扎这么久,还是失败得彻底,干脆最底干起,混得好混得差都是赚的。他自己也没想到,他在便利店表现很不错:生无可恋,收银认真;一心求死,偶遇抢劫,操着扫码机就上去和人拼命。加上家里还养着个死女朋友,他他妈简直要爱死加班了。

老板夸他:像你这么有活力的年轻人,不多见了。

老板让他当店长,老板还说,下个月,市里有交流会,你好好表现,我推荐让你分管这一片。

他下了班,提着一大袋一大袋的零食走在街上,越走越觉得神奇。自从被女鬼缠上,他的人生就越来越光明了。是上帝和他开玩笑么?他只想死,一心求死,暴毙横死,却换来人生的希望。

后来他觉得,和上帝无关,这其实是聂小倩和他开的玩笑才对。他和她约好了,他们相恋一场,他分她阳气,她送他温暖。等他在人间走完这最后一遭,就彻底结束生命。届时,他们做一对猛鬼夫妻。

叶小史想:等到那时,自己和聂小倩在一起,其实只因为他们是同类,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同类。这样的感情,会因此而廉价吗?

应该不是吧。毕竟两个孤魂野鬼,能够在这个孤独的城市里,相互依偎。

这个孤独的城市,终于不再那么的冰冷。

叶小史一活就是半年。这半年里,他和聂小倩相处基本愉快。夜里下了班,他带聂小倩出门,一人一鬼,手牵手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。

后来他们去游乐场,深夜里四下无人。光头强和狗熊的大逼脸挂在墙上,咧开嘴瞪着他们,像是在巡视猛鬼片场。不过他们没什么好嘲讽人家的,他们一人一鬼,嘻嘻哈哈的在这里打闹,画面惊悚全是他们闹的。

他们偷偷启动摩天轮,坐上去,升到高空。聂小倩说:我恐高。叶小史说:不能够啊,你平时都飘着,早打败地心引力了好吧。聂小倩说:你去死啦,一点情调都没有。叶小史嘿嘿坏笑。

那时的夜,全城俱静。

一人一鬼紧紧相靠,坐在一整圈的彩灯里,遥望远处的街灯通明。

聂小倩突然说:你什么时候过来陪我?

叶小史没在意:我现在过得挺好,再等等吧。

叶小史的工作越来越顺利,半年过去,结识了很多的人,一切都走在正轨上。他盘算着,什么时候把聂小倩介绍给自己的朋友,连说辞都想好了:我和她约定终身,一场车祸,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。我哭天抢地,终于感动上帝,把她的灵魂还给了我。虽然经常吓到小孩,夏天这会还是很凉快的……他相信,他的朋友一定能被这个狗血的剧情打动,至少不会跑出门报警。

然而聂小倩拒绝了。

她说:叶小史,你现在是不是不愿意过来了?

叶小史不解:我们不挺好的吗?

她说:人鬼殊途,我们这样,只会互相消耗。你没有发现,我正在消失。

叶小史仔细看,聂小倩的身影真的淡了很多。

他伸出手想抱一抱她,仿佛只是抱着一团空气。

她说:我原以为,我是鬼,是不需要温暖的。可是我发现我错了,我也会冷。我是这个城市的异类,不敢奢求什么,只想有人能抱抱我。

她说:我原以为,那个人是你。

叶小史沉默了。时隔半年,他又回到当初那个岔道口上。是生存,还是毁灭?是面包,还是爱情?这真是一个要了他老命的哲学问题。

她说:小史,其实你现在的状态很好。我不该再缠着你了。

他说:你要走?

她说:大概吧,我总要用一种方式活下去。

他说:小倩,再给我一点时间。

她笑笑,说:睡吧,晚安。

一人一鬼,靠在一起睡去。叶小史躺在床上,回想他这一年,真的好像是一个噩梦,他孤独,他无助,一个姑娘陪着他挨过寒冬。现在噩梦即将结束,姑娘却要离开。

他想:其实我本该永远的沉睡,让这个梦永远不要醒来。

可是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聂小倩已经不在了。

桌上有一张留给他的纸条:

好好活下去。

我们都有更合适的选择。

批注:早饭在冰箱,热完再吃。

那年夏天,单身二十五载的叶小史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失恋。

他和朋友出去喝酒买醉。

他说:在错的时间,遇见错的人,这是我的幸;在对的时间,离开错的人,这是我的命。感情是不是总有注定?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,大江东去浪淘气……

朋友说:诗人,您收了神通吧。

他向朋友讲述了自己的烦恼,人鬼相恋,人鬼殊途,不得不分开。他说:不合适,就真的不能在一起吗?

朋友震惊到飞起,说:大哥,你们两个物种都不一样吧。

叶小史拎着酒瓶,醉醺醺的走在天桥上。

路边算命的瞎子在聊天:

听说没,张天师家闹了鬼。女鬼,可他妈厉了。要抢张天师的天师延命符。天师和女鬼斗了一夜,降住了。啧啧啧,不知道哪里来的厉鬼,命都不要了。张天师什么人呀,城里祖传的法师,打得女鬼还剩下一魂一魄,就是不肯散。天师说是心愿未了,这两日做法,准备超度她。

叶小史发疯一样狂奔,冲进天师的家。

张天师说:年轻人,乱闯民宅是交不到好朋友的。

他说:我看过新闻,你们是骗子。假扮女鬼,假扮天师收服女鬼,然后问人要钱。

他说:你们是骗我的,对不对?

他跪下了:天师,放她走。我把所有钱都给你。你放她走吧。

张天师叹了口气,说:痴情蛊,中毒太深。

天师驱赶他。

他磕头:放她走。

门内是延绵的诵经。

一团魂魄苦苦挣扎着不肯散去。

叶小史朝门内大声说:小倩,不要怕,我来了。

他说:小倩,记得吗,遇到你的那天,我在自杀。

他说:我总觉得,其实那天,我就已经死了。我的前生,乱七八糟,像一个糟糕的笑话。直到来生遇见了你。

他说:这半年,我时常想,你要是人该多好。我们一起看日出,一起等日落,烧菜煮饭,结婚生子,过正常人一样的生活。

他说:可我想让你知道,你不是人也没有关系。我的来生会怎样,我不管,你就是我的来生。

天师倚着门,突然说:奇怪,她缠了你半年,怎么阳气一点没少?

他说:我是她爱人。

叶小史一跪三天。

将近昏迷的时候,张天师终于推开了门。

他满眼血丝的看着他:张天师,我命贱,抵你的命不亏。

张天师摇头说:年轻人,冲动是交不到好朋友的。

张天师递给他一张符和一具泥人。

天师说:这是养福曼的方法。回去烧掉符,每日滴血在泥人上。她死前二十三岁,你滴一滴血,减寿一年,就偿给她一年。你偿她二十四年,她也只能多活一年。你自己想清楚,命贱也是命,你有多少年可以拿来偿。

叶小史数学一直很不好,但他觉得这是一道非常简单的数学题。

在滴血的日子里,叶小史总是在做一个奇怪的梦。

他行走在大雾弥漫的城市里,寻找着一个孤独的女孩。

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审问他。

你是谁,为什么要到这里来?

我是谁?叶小史想,我是一个鳏夫。

我一无所有,只有孤独的时光。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时间,也许我找不到她了,也许找到她的一刻,就是我的死期。

但请你都拿去吧。哪怕一天也好,把曾属于我的还给我。

高楼上的钟,不停在倒走。

滴答,滴答。

我的爱人在哪里。

滴答,滴答。

今生我们弄丢的,来生要在哪里寻。

聂小倩醒来,像是穿越了一个漫长的噩梦。

她看着眼前满脸胡渣的男人:阿屎?

叶小史傻逼呵呵的笑:饿了没,我去给你煮面,你很多年没吃面了吧。

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,眼里流下泪来。她注意到他手腕上的伤痕,说:你滴了多少?

他说:没事,我找天桥上的瞎子算过命。我八字点背,一心求死,就没那么容易死了。

她说:叶小史,你为什么这么傻?

他说:数学不好,数学不好。

在那座孤独的城市里,灯火阑珊,星光璀璨。

跨过前世今生的河岸,男孩和女孩紧紧的相拥。

那以后,短命的王子和短命的公主生活在了一起,每天柴米油盐,家长里短。城市里的人都很奇怪,为什么生活里叫人焦躁的琐碎,却让他们这么快乐。

大概就像他们不曾隔着一整个城市的孤独,拥抱过隔世的爱人一样吧。

——end——

本文 2015 年 8 月首发于「一个」app。关注公众号:叶小白(yexiaobai01)

查看知乎原文(777 条讨论)
责任编辑:大误 · 救活我的「厉鬼」女友